279 聞香解心結 Feelings buried alive never die

愛惜自己 - 活出彩虹
回覆文章
張慧儀
文章: 1139
註冊時間: 2006-05-10, 00:11
聯繫:

279 聞香解心結 Feelings buried alive never die

文章 張慧儀 » 2019-03-10, 18:14


卅年前的一個深夜,我甫步進家門,就聽到祖母從她房內叫我: 「儀,廚房留咗碗五花茶畀你,記得飲呀。」
祖母習慣游晨泳,晚上一早就寢,老人家睡不熟,又給夜歸的我吵醒了。
我應了一聲讓她安心,飲完五花茶,梳洗上床。

翌晨,出門上班時,家裡的電話響起,接聽,來電者急促地重覆嚷著: 「你快嚟清水灣,你快嚟清水灣!」
我問: 「乜嘢事?」
靜了一小會之後,來電者說:「你阿嫲出咗事,浸親,而家救緊,快啲嚟。」

理性告訴我,最快也要個多小時才去到現場,到時已幫不到忙,於是請來電者打999,知道送那一間醫院就通知我趕去會合。

父親和我趕到醫院,醫生告知祖母送院途中經搶救後不治,促我們見她最後一面、取回她身上物品和盡快辦理手續。

那一刻我像被人點了穴似的呆呆站著,不敢相信今早睡夢中隱隱聽到祖母輕快的關門聲,如今已陰陽相隔。

生平第一次走進醫院停放屍體的房間,空氣中瀰漫著虛空冷清的氣息和陣陣難以形容的異味。

父親和我走近放著祖母的鐵床,她被蓋著白布,泳衣左邊的肩帶被扯斷。
我凝望著祖母的臉,她猶如熟睡了,樣子安祥。
父親叫我幫祖母除下身上的物品 ,他逕自去辦理手續。

幫祖母除下她身上的物品?
當下,一股寒氣襲上我心頭,內心害怕極了。可是,為免父親擔心,我仍冷靜地應了一聲。

房間裡只剩下我、祖母的遺體和一個醫院員工。

我全身發毛,不停顫抖的雙手往祖母耳垂移動;花了很久很久,才終於把一對耳環摘下。
除下耳環,剩下一隻戴在她手上的玉手鈪怎也脫不到。
醫院員工見狀,二話不說就衝上來幫忙,拉起她的手,當她是一件死物般粗暴地拉扯,不消一會就把玉鈪強行扯出交到我手中。

拿著祖母的耳環和玉手鈪,腦子空白一片,內心隱隱作痛,我叫自己撐著別哭,別去理會內心感受,上班去。

下回續談。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