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部落

實話實說唔老作;可以講心唔講金
張慧儀
文章: 1297
註冊時間: 2006-05-10, 00:11
聯繫:

JJ部落

文章 張慧儀 »

我的讀者..

JJ是簡簡單單網站的老朋友,大家可細閱:JJ發表過的文章

張慧儀..

JJ
文章: 68
註冊時間: 2006-07-09, 07:46

文章 JJ »

 
外婆說:「女人要識賺錢。」

2007年4月1日,我辭了職,給自己半年假期。
很想享受獨處的樂趣,所以那裡都沒有去,搬到女青的旅館小住,就在香港過活。
今天開始找工作了,準備好自己在10月從投銀紙堆。

小時候,媽媽把我送到外婆處,我和外婆一起住在外公遺下的一個小單位裡。外婆今年82歲,每天除了唸佛、練功、買餸煮飯、洗衣服之外,她是一位全職拾荒者,數數手指,她有十多年拾荒經驗,相當資深。

在入行之前,外婆是做刺繡的。

有一位陳媽媽,是上海人吧,每星期都會拿一塊手絹,一張畫稿和很多很多五顏六色的小絲線來給外婆,外婆會把繡好的手絹或鞋面等交給陳媽媽,陳媽媽會給外婆一點錢,外婆和我都會說多謝,大家寒暄幾句後,外婆和我便送陳媽媽離開。外婆出糧之後會給我一點零錢。

我的工作很容易,外婆要我把五顏六色的小絲線用彩虹的顏色排序,小絲線的粗幼長短不一,紅的掛在木衣架的左手邊,跟著是橙、黃、綠、青、藍,紫色掛在木衣架的右手邊,類似的顏色放在一起,但要分深色和淺色,較淺色的在同色的左手邊,較深色的在右手邊。此外,我還要拿著畫稿為外婆對色,在衣架上挑選合顏色、合粗幼的絲線給外婆繡花。

外婆有一塊很白很白的蠟,是在故衣店買的。外婆首先會把絲線在這塊白蠟上輕輕從線頭到線尾的拉一下,然後舔舔線頭,穿針,刺繡。

有一次是陳媽媽的女兒玉姐姐送手絹來,她說陳媽媽病了。我和外婆那天下午到她家看陳媽媽,陳媽媽不久便過身了。外婆和我為她頌了49天經。

有一天,玉姐姐拿了一大疊大大小小白色的小布塊和一束白色的線來,外婆把我掛在衣架上、我最心愛的彩虹絲線還她,我不許,好像還急得哭了。外婆說不要緊,有工作做便可以。

我的工作是用一把很大的剪刀,把白色布塊四邊的線頭剪下來之後,再分大小疊好。外婆有空便坐下來,把那束白色的線像醫生掛聽筒一般的掛在頸上,隨手拉一條出來過蠟,然後選一塊白布塊,用手指把布邊往內捲起小許,用白線把布邊捆束起來,釘成一塊白手帕。

十多年前的一個早上,玉姐姐沒有拿東西來我家,交了人工給外婆後,便拿著大包小包的白手帕離開了。外婆說她們的生意結束了。從那天開始,外婆便隨她一起晨運的林婆拾荒去,直到現在。

張慧儀
文章: 1297
註冊時間: 2006-05-10, 00:11
聯繫:

文章 張慧儀 »

JJ..

自您7月來電郵申請擁有自己的部落以來,不覺已兩個月。
我見您遲遲未有發表文章,心裡擔心,不知您生活是否起了甚麼變化。
今早看到您的文章,我這就安心了。

張慧儀..

JJ
文章: 68
註冊時間: 2006-07-09, 07:46

文章 JJ »

我以前逢星期三清早上班時,都很期待能讀到你在經濟日報出版的周記,你的周記是我的精神食糧。
張小姐也很久沒有在網站發表文章了,你的近況好嗎?陳梓每天都在守候著。

陳梓,我剛考完試,這幾天傷風初癒。:wink:

我現正就讀者的需求和指引,用心編纂一系列舒緩十大都市病香薰課程,務求深入淺出地把實用和有效益的功夫傳授,讓學員成為真正能助己助人的香噴噴香薰大夫。

送您最新發表的文章:抱佛腳

JJ
文章: 68
註冊時間: 2006-07-09, 07:46

文章 JJ »

 
阿慧最愛說:「整定。」

我把履歷表重編,電郵給地址簿裡面有*標記的親友,他們都是我的守護神。
經過了半年接近資訊死寂的退修生活,在過去個多月以來,我收到這麼多回覆,內容不是問候就是幫助我找
 工作的指引。
其實,我在上個月的月中,已經開始工作。

阿慧是我第一個結婚的對象。

當時我和她都只有幾歲,她和程媽媽住中間房,我和婆婆住尾房,我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吃晚飯時,不是她拿著一碗飯來找我,就是我拿著一碗飯去找她一起吃,飯後一起在天井蹲著洗碗碟,程媽媽和婆婆就坐在凳仔上洗衣服。程媽媽的屁股都很大,離遠望過去,完全看不見她們坐著的凳仔的面板,兩隻凳腳像插進了她屁股似的。我們一面幹活,一面談些家常話。天氣熱的晚上,我會和阿慧一起躺在大廳的瓷磚地上乘涼。唐樓的蟲蟻特別多,我常常要用葵扇為她趕走她最怕的曱甴鹽蛇,其實我也怕得很。

中學畢業,程媽媽安排阿慧去外國讀書,我們因為快要分開,不知哭了多少次。阿慧說:「這是我們的命運。」

阿慧終於走了,我也開始在銀紙堆裡周旋。不久,阿慧開始用英文書寫,她又鼓勵我用英文回覆,還用英文口語給我說了很多有趣的故事。不久,阿慧戀愛了,男友的名字叫Robert;阿慧說她男友的樣子很土,但是他很有愛心。不久,阿慧結婚了,我和外婆替程媽媽打點一切。弟弟在婚宴期間充當大會司儀、項目總指揮、伴郎兼保鑣,他的西裝袋裡全是街坊送來的賀禮。我是伴娘。婚後,阿慧過著皇妃般的生活,她為Robert生了個女兒,兩母女每年都在香港過農曆新年。

Robert是南洋的富家子弟,在上月中病逝。電話裡的阿慧很平靜,報完喪之後便掛線。我請弟弟照顧外婆,翌日晚上,我抵達阿慧居住的城鎮。阿慧和她女兒來接我,她們一身素服,頭上都夾著一朵用白毛線編織成的白花。

跟著的一個月,阿慧辦喪事,我留在酒店,把她交給我的一盤公司賬目結好,又為Robert留下來的資產成立了基金,確保阿慧和她女兒在往後的日子裡無需為金錢而擔憂。

事情做完,我向阿慧告辭,她知道我和外婆相依為命。女兒要上學,阿慧來送行。分手時,她一面望著我、一面拉著我的手說:「姊姊…」;阿慧終於哭了。我抱著她,就像小時候一樣,讓她盡情的飲泣、抽搐。

JJ
文章: 68
註冊時間: 2006-07-09, 07:46

文章 JJ »

 
外婆說:「菩薩加持…」

外婆禮佛的長明燈是古董,點的是我訂購的有機芥花籽油,燃點時差不多沒有油煙。
香壚是外婆皈依的師傅交給她保管的,點的是她的私伙壇香。
我生病時,外婆會在添燈油時,挑一點香爐灰給我和水吞

外婆身體一向比我好,但每當天氣一轉,她的老毛病就會發作,兩手手臂肌肉痠軟。我帶她去看過不同種類的醫生,醫生們照例各有各說。外婆有時會自己去看街症,每次都是拿著三、四支政府藥房派給她的冬青膏回來。我知道她會把這四支冬青膏分贈給和她一起晨運或工作的姊妹,因為在她床頭的抽屜裡,多的是。

前晚下了一場雨,天氣轉涼,外婆一邊看電視,一邊把手臂搥打得啪啪響。我從她床頭的抽屜裡取出一支用剩一半的冬青膏遞給她。
外婆接過說:「冇乜用」
我問:「乜唔止得痠軟咩?」
外婆說:「熱熱哋噉啦。」
我替她按摩,直到劇集做完,外婆便去睡覺。

昨晨外婆圍著披肩做早課,一陣陣冬青膏的味道蓋過了平日的壇香味道。下午四時許,外婆來電話吩咐我在回家之前,到齋店買點吃的,她不做飯了。飯後,我為外婆雙臂做熱敷時,靈機一動,擠了一點冬青膏落豉油碟,當著外婆,從她禮佛的香壚中挑了一點香爐灰混入冬青膏內,正色地盯著她說:「菩薩加持。」外婆有點錯愕,但沒有說話,乖乖坐好讓我替她按摩。

今早,外婆一早起床,為我煮了早點,做完早課便出門和林婆一起拾荒去。

JJ
文章: 68
註冊時間: 2006-07-09, 07:46

文章 JJ »

師傅說:「所謂朋友,就是一個被邀請進入自己生活的人,自此以後,這個人就是自己生活和生命的一部份,直到永遠。」

退修後開始稱呼王政先生為師傅。
王政先生從來都沒有說過收我為徒。
擺明撒野!

可能因為我在一次買賣中暴了光,讓舊男友得悉我回到老本行工作。他通過我委託去照顧阿慧家產的公司找我,說有公事共商。

跟此人分手已經一年多了。

在這一年裡,我沒有男人,連常常有性幻想這煩惱也淡了;遇到一些我心目中的標準型男也沒有像以前那種野性的衝動。在半年退修期間,更是靜如止水。難道,更年期來了?

我想,就當是一次小測驗,看看我是不是已經進入更年期吧。約了他在老地方見面。

同一髮型、同一服飾、同一姿勢坐下、同一梁朝偉眼神、憂憂的望著我。呵,他還是他。這感覺令我綻出一個微笑,由衷的。眼前人,曾經是我朝思暮想的,佩服的,甚至極願意讓他欺騙和欺負的,最熟識我的男人。

曾經。

寒暄得像在向銀行借錢般公式化,破冰專家變了一隻木雞?侍應端來我們慣常的飲品和小食,他一面為我放糖,一面開始告訴我過去一年裡他如何過活,說話裡倒少了慣常的眩耀。我乖乖的聽著聽著,完全不想有甚麼交流或者交換。

終於入正題,原來他真的想用阿慧的資金助他公司在南洋的投資項目。意向書寫得很有他的風格,很表面。

這是一項高風險、高回報的採購項目,這正是阿慧所需。我在意向書上作了幾處修正和改動。我在修改地方加簽後,立即簽了名交還給他過目,他有點意外。

他忽然說:「真想不到這麼快便落實。」
我笑答道:「我們是老朋友嘛。」

說罷,向他告辭,離座。我一面拿手袋,一面囑咐他把做好的文件交給阿慧在香港的律師,然後向他欠欠身,說了一聲再見,離開。我居然連跟他握握手道別這接觸也不願做。

截了一輛的士回家去,不忘掛個電話給阿慧在香港的律師交帶交帶,心情平靜得自己也覺得出奇。

行文時回想,一年之前,如果我在街上遇見他,我知道我一定會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的,不動聲色的,迎上去跟他握手言歡,甚至讓他抱一抱我,相見亦是朋友嘛。但是,我也知道,我的內心一定會不知所措,一定會很忐忑難受。

成績表說,我又成長了,可以升班了。進入更年期了?哈,不管了。

JC
文章: 12
註冊時間: 2006-10-09, 17:35
來自: 美國

文章 JC »

陳小姐,我說你不單可以升班,你其實已經跳了班。你在跳班功課中的思路,清楚顯示你已經掌握到你師傅那一套哲學的精要所在。可否分享你的實踐經驗呢?

JJ
文章: 68
註冊時間: 2006-07-09, 07:46

文章 JJ »

JC,說時容易做時難呵,別見笑了,我還在努力。

我要感謝張小姐無私的讓出網站一角給我舒發我的和分享她和大家的內心世界。從她當年在報章的文章直到現在的網站發表,從她的字裡行間,我感受到也見證著她一步一步的把師傅那一套哲學內化和同化。日後當我能夠做到像張小姐一樣,隨心而行,享受人生,我已經很感激和滿足了。雖然我只見過她一次,不過她那無憂的笑靨,就成為了我其中一個人生目標。
Oriah 》 我想知道,你是否會與我一起,站在火的中央而不退縮。
JC 》 如果你喜歡站在火的中央,我會參加消防和救生課程,認識多一點醫護人員
張小姐 》 如果你享受站在火的中央,我會告訴你一百零一個不用站在火中央但又尤如親身經歷的方法。
陳梓 》 站在火的中央還有路可退嗎?
從邵小姐的貼帖中,在同一段轉語裡,你和張小姐的氣度,已經遠遠拋離我了。同在「站在火的中央」這個關頭,我覺得Oriah要求「不退縮」是太過份了,但你在這關頭還能有幽默感,張小姐走的路又永遠都是那麼平坦寬敞; 陳梓老老實實的想了一天,仍然只能一面煩惱一面認命。窩囊得很。

煩請wongsee9代我改正引言顏色,謝謝。

wongsee9 在 2007.12.15 09:28 星期六 為你改正版面顏色

rondi
文章: 71
註冊時間: 2006-10-16, 20:40

文章 rondi »

JJ,你一點也不窩囊。有一種人知少少扮代表,無論乜事都有嘢講,都會出主意,但係又冇料跟進,唔聽他的主意他就不高興,件事衰咗他就第一個走人,這種人最窩囊。

rondi,每個人都可以「有嘢講」,都可以「出主意」,都可以「冇料跟進」,都可以「唔聽他的主意他就不高興」,都可以「件事衰咗他就第一個走人」;這種人是否「最窩囊」不要緊,要緊的是:您願意花您的良辰美景陪這種人嗎? :roll:

他/她有他/她窩囊,我有我進步,我還會感謝他們時刻警醒我,不要做個窩囊的人哩。 :wink:


一人做事一人當,搵人幫手唔應該要人地瞓身陪自己一齊衰。

回覆文章